嫩栠| 假腦| 還瓮| 邧賽| 桻す| 酗鍛| 栥瓮| 鰍颯| 控渴碩| 洘瓮| 謐傑| 肅笣| 蚺鎮虛| 簪齊| 隅盷| 獐踞よ| 蟀堁⑹| 氈荻| 荻譴| 鏍猿| 佼す| 眅碩| そ刓| 崨羱杻よ| 綿壽| | 痀瞻| 鼠翋鍛| 癒牶| 賽埭| 黦鍬| 鎊傑| 綵竄絢| | 賽埭| 譁游| 昄漆| 洘琿| 敆飲| 漯策| 睿瓮| 哏漆| 荎憚伈| 匙奠| 怮ど侁よ| 蚗倓| 割蔬| 鉾阨| 哏瓮| 舒耋| 鰓霤よ| 峆溶| 啞迶| 陔匙嫌誥酘よ| 還傑| 憚輿| 拻埻| 匙鰍| 椅瞳| 軜傑| ч絢| 訧栠| 睿泬| 咘捶| 盻陲| 珔瓮| 隅昹| 假腦| 湛嫌滷簿隴假薊磁よ| 噙譴| 網鎖| 敆飲| 凅适| 剢恓| 假腦| 噙譴| 悎眧| 蔬蚐| 簧蔬| 昹假| 諅譴| 崨黨| 敃詩| 湮假| 湮眧| 剢笣| 凝旃| 喀笣| | す豗| 峓部| 屙ぱ| 茈抾| | 桫瓮| 詢隴| 繒眧| 嘉桾| 畛譴瓮| 麾藷| 砐傑| 唦蚗| 遠蔬| 陔匙嫌誥酘よ| | 匐湛鍛| 嫘假| 咘す| 控魚| 匐珨淜| 扠崨| 倓傑| 蜓堄| 摩玵| 鎖馨佴| 堍傑| 假す| 攝毚親| | 氈す| 假堈| 桫す| 魡栠| 迿笣| 譴疏| 縝妦| | 腦ь| 豪虧| | 繳繚| 樁赶| 陳栠瓮| 鞀繒| 蜱奻| そ刓| 蛦鍬| 踞そ| 韓藷| 昹憚| 陝嶺嫌| 怢陲| 茠刓| 陰笣| 卼祔| 艙隅| す猀| 牳ひ| 翻猿| 膛碩| 啋栠| 迶韓| 霞傑| ч笣| 陲栠| 晊踩| 桫す| ц埭| 敆埭| 衾飲| 邧賽| 敃栠| 媼耋蔬| 縝妦| 挕髡| 呦梆| 盷榆| 裘嗷| 凰藷| 羲蔬| 駏栠| 踢斻| 啞傑| | 俴昄| 賽栠瓮| 栠蔬| ④堁| 湮假| 怮睿| 飲假| 堁襞| 侂朊| 醫栠| 悵刓| 還煆| 睿佼| 蝠傑| ⑻虞| 戺擘| 咑侂| 匙陲| 伈詙黑| 蘋迕| 奻裘鍛| 樁倓| 芶瑞| 蚗笣| ч啞蔬| 沺刓誠| 醫譴| 坰瓮| 憚阨| 樁郥壽| 嫘鰍| 奻輿| 挔れ| 坒輿| | 犖栠| 鰍鍬| 絞倯| 蚗笣| 剢阨| 怮累| 痔刓| 梲蔬| 鰍傑| 假昹| 樂匽| 羲趙| 肮肅| 呦濩| 藏佼諳| 輩笢| 縝嶽ц酘秫| 蜸栠| 猿鰍| 慇躇| 酘堁| 撳埭| 拫劼| 荻飲| 挕ь| 抸秝| 源淏| 啪笣| 迋荻| 敆踩| 蘺瓮| 麻累| 湮の| 繩爵佴| 舷慇嫌衵秫綴よ| 荻燮| 樁秭| 陝糧褪嫌цよ| 樁赶| 皉蔬| 痔刓| 譴狦| 嘉泬| 獐踞綴よ| 輕栠| | 噉鰍| 狦碩| 絞倯| ヲ假| 挕霪| 還噉| 憪栠| 嫘碩| 隅假| 斐珛訧捅
首頁 > 文匯報 > 副刊 > 正文

【百家廊】有一種水墨叫徽州

2019-09-18

傅 昱

有一種水墨叫徽州,時光是徽州的一點點淡墨,清水淡墨,漸漸淋描在古城的眉目和肌膚上。古徽州府轄六縣,即歙縣、黟縣、休寧、祁門、績溪、婺源。因地處皖南,與浙贛交界,古徽州的村鎮大都沿河而建,依山成形,傍水取勢,獨成氣質。這正是「恍昨世,一簾清幽夢,一窗碧瀾一輪月」。

一座座氣勢恢宏的牌坊,矗立在碧水藍天中,靜默在蒼煙夕照下。遙想當年,富足的徽商曾將古老的文化歷史--熔鑄在黑白兩色之中,黑得堅決,白得透徹,那是怎樣一種狀態。在徽州,歷史的陳香--像矗立茠漱H性豐碑,倔強而樸素,一瞬間,你彷彿走進明晃晃的光陰皺紋裡去了。

徽州素有「粉牆黛瓦馬頭牆」的美譽。「粉牆黛瓦」的諸多建築,像似不多言語的老者,卻閱歷萬象,閃耀荋撮z的光輝。而每處建築獨有的「馬頭牆」,要高於山牆和屋面的高度,以牆面中點為中心,呈對稱結構,體現出儒家中庸之道和講究規矩的禮制。

其造型酷似「馬頭」,線條穩定富有秩序,動靜結合;遠遠望靜謐村落,猶如諸多馬頭牆連在一起,萬馬奔騰,竟給人一種動感之美。馬頭牆的邊簷黑瓦與整面白牆,猶似鋼琴的黑鍵與白鍵,疏密虛實、高低起伏、起承轉合,奏響了徽州建築優美的旋律。恰「一夫當關」的馬頭牆,封山火、防颶風、遮驕陽;可「馬頭」也是藩籬牆,女主人常獨居盼夫歸,撣纖塵、臥蓮房、醉娉婷、裊雲衫。月扣西窗剪小調,香台墨暗雪無殤。

粉箋揉碎,相思邀墨舞,最是歙硯好,徽墨甲天下。歙硯尤以婺源與歙縣間龍尾山下的澗石為優,落紙如漆,色澤黑潤,經久不褪,紙筆不膠,香味飄逸,只是如今此類硯石已奇缺。古徽州的代表元素,不僅是手工的寶墨貢紙,還有許多沉浸在微雨中莊嚴樸素、天長地久、保存尚好的村鎮人家。古橋青苔流水淡,岸邊紅葉了芬芳,情有千千結,愛有綿綿長,寂寞歲月最柔腸。其實,心靈的泉水,至今還在靜靜地流淌。小巷的木雕小店裡,老藝人總是戴茠愨閫C頭刻東西,古樸雅致,詩意幽幽,彷彿挽虓酗諈爾角,將思緒拋擲到雲端去了。當然,還有手捧青花瓷碗的老婦人慢慢走過,瓷碗裡泊茈桯鄋漕宏G。再看,一枝淡黃的凌霄花從斑駁的圍牆上探出頭來,世間的一切安然靜美,都在徽州的空氣裡--流轉開來。

可是,宏村的潺潺溪水不盡是明麗,待到蒼茫四起,是否還能激起鄉愁的大霧呢?節婦、烈女、忠臣、孝子,一個個影像緩緩地繚繞在黑白兩色之中,彷彿有很多話要說。待到天落小雨的時候,濕了牆瓦屋簷,歲月的蒼苔也似在獨自嘆息。而今日的徽州女子,用細密的步履撐一把雨傘,一路滴濕了腳下的石板路,心中恍若得悟,連綴起來竟像極一闋宋詞。

走進徽州老宅,木門、檻聯、天井、大缸、浮萍、睡蓮,傳達蚇n善、讀書的禮儀,有從容入世、清淡出塵之妙;廂房的花窗刻有「羲之戲鵝,淵明愛菊,和靖愛梅」的典故,千百年的詩書都活在美輪美奐的木雕裡;後院蕉肥石瘦、碧水紅魚,紫薇正開得爛漫,是否曾有紅頂商人與其如花美眷在此品茗賞月呢?

雖聽不到古徽州月白風清、雋永綿長的悠揚歌吟,但那種真正氣沉丹田的聲音,那種動人心扉的盼望與堅守表情,讓我恍惚間生發一點點歷史的醉意。如是,意合了徽州,便可以有幸隔茪@個仰望的距離,一路看遍戲台,可以值鑼鼓與二胡敲擊、拉響的當兒,閉上眼睛,回憶起徽劇的韻腳,徽硯的儒雅--有時圓婉超然,有時縱橫飛揚,有時左右開張,有時禪意芬芳。

奇松、怪石、雲海、水墨、磚瓦,煙鎖重鎮,霧籠山巒,這一幀幀的風月回憶,這一圈圈密合彌連的春夏年輪,從水口悄然淌到足下,由沙堤寂然滄桑百年。是誰在雲路上輕拂翠柳捋塵煙,紅塵何曾老,傾心長相隨,卻不知淚眼早已朦朧。慢慢踏進小巷,「黟縣青」石在腳下鋪開,它的奇特在於平日裡顯青色,遇雨則為濃黑色。此時,剛下了一場雨,黟縣青像一筆散發蚞J香的濃墨,把徽州獨有的文化一路潑灑開來。

空氣裡尚有氤氳的水汽,一汪溫和而平靜的湖水裡,倒影茪ㄕ悛澈C山,仕途家業、深居高院,這曾是誰人、何時天下笑傲?明月松間,清泉石上,淡然品茗,一縷馨香,盛世繁華,怎敵我笑醉一回?前塵舊夢,若眼前水間鱗次櫛比的徽州民居,心香卻是一葉輕舟--蕩起一片漣漪。

湯顯祖有詩曰:一生癡絕處,無夢到徽州。徽州的風雨滄桑,總在趁人不備時,悄然徙轉。徽州黛瓦粉牆,煙蘆雲樹,小橋流水,一步步走去,曲徑通幽。徽州的水榭長廊,石雕池塘,庭院深深深幾許。所有這些,都印證了徽州古老窗欞裡的優雅和寂寞,真有「一任階前雨,點滴到天明」的意趣;須臾之間,徽州雨夜滴下來的彷彿不是雨,而是淡淡的墨了。

有這樣一種水墨,似拈花淺笑,如幻輕簫,悄然滴落紙面,風過花飛香如故,魂牽處寂寞如是這般。歲月的燈影搖曳,滄桑年華已暗換流年,墨跡深深淺淺,恍若一回眸就是一癡念,染了素箋。何須愁怨,穿越牽絆,淡看雲飄風起,煙雨徽州看不厭。徽州之美,美在水墨。徽州古井裡記錄蚢L往的喧囂與岑寂,徽州是一部古書,氣閒神定,一幅木雕、一闋宋詞、一杯淡茶、一簇花開、一輪明月,都是一卷水墨丹青......有一種水墨叫徽州,那是文化的水墨,歷史的水墨,境界自成的水墨,人心聚散的水墨,風姿搖曳的水墨。

讀文匯報PDF版面

新聞排行
圖集
視頻
湮繚梒 詢倯 毞陑誰 鼠翋煥桴 怮埻冪撳撮扲羲楷⑹ 猿控碩盺 坒囧庈ァ砓擁 湮攽帣綴刓 ч躂壽淜
控梊朘游巹頗 讀靚淜 匙秞拫糧盺 醫鰍瓮抎斻刓輿部 笱鎮部 艙氈耋ь阨埶 疰睿刓蚽鰍諳 碩戽昹誰扦⑹ 昶跦淜
腦還誰 刓秅 啞腓繚鍾笐鰍爵 擅嫁綸肮 恅傖淜 陲拫擘 奻獐繚滂黹埶 痔佴枆梅奩 ざ奻淜 誑翑
https://www.whr.cc/bbsitemap.htm